• 返回: 九幽天帝

    第3475章 三日!【二合一】

        石楓望著眼前男子,他說,他的消息,關乎于自己性命。

        “天陰山!”很快,石楓便想到這!

        自己殺了天陰山傳人,天陰山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是那天陰老仙,要來取我性命?”石楓再而開口,問眼前這個人。

        問的語氣,流露著肯定。

        “好吧,你猜對了!”聽到石楓這話,那人說了這一句。

        好像因為被石楓猜中,整個人都跟著一松似的。

        跟著,他再而開口,說道:“前些時日,天陰老仙一直在閉關之中,而近日,他已成功出關,暴怒之下,說要讓你生不如死!

        你,好自為之吧!”說完這句話后,這個男子又對著石楓一個抱拳。

        “多謝了!”聽到他這坦言相告,石楓也對他抱拳謝道。

        “在下告辭!”當這位男子對石楓說完這句話后,身形立即往后一個倒飛,瞬間遠去。

        很快,便消失在了石楓三人的眼中。

        “此人,非比尋常!”石楓的雙目還望著那個方向,忽地說了這么一句。

        靈含煙此時也意識到了,說:“好快的速度。”

        “他的武道修為,根本不是神境二重天,神境二重天,達不到這等速度。”這時,就連寧輕淺,也說了這么一句。

        三個人,雙目還是一直盯著那人離去的那方,他們的面色,已變得凝重起來。

        石楓再而說道:“他的真實武道修為,我也無法看透。”

        無法看透武道修為的情況有幾種,修煉某種秘法,身藏某件秘寶,武道修為之高!

        石楓所知便是這幾種,其他的,其他的,或許也有。

        ……

        “或許,我們遇到了天善尊者!”寧輕淺忽地說道。

        “天善尊者?”聽到天善尊者這四個字,只見靈含煙絕美的面容跟著一動。

        隨后,緩緩地點了點頭,說:“倒真有可能!

        明明修為不凡,卻喬裝為一個神境二重天境的武者,或許,這一位,真是天善尊者所幻化!”

        “天善尊者?”聽到這兩個女人的話,石楓的眉頭跟著一擰。

        “你,不知道天善尊者?”石楓臉上的疑惑之容落在了靈含煙眼中,見他如此,靈含煙有些意外。

        在諸神界,竟然沒有人聽過天善尊者?

        不僅靈含煙,就是寧輕淺也覺得有些奇怪。

        石楓應道:“確實未曾聽過。”

        聽到石楓這個明確回答,二女臉上奇怪之色更甚,既然他沒聽說,寧輕淺率先開口,為石楓講道:

        “天善尊者,武道修為極為高深,掌千變萬化之道,可變幻各種模樣!

        世間,很少有人見過天善尊者真正面容。

        剛才那位若真是天善尊者的話,那,將是尊者變幻的其中一相。

        而最為主要的,便是天善尊者擁有一顆善良仁慈的心,喜愛助人!

        他,應該得知天陰老仙要殺你消息,于是,便幻化剛才那等模樣,前來通風報信!

        天善尊者,最喜歡的便是通風報信了,傳聞之中,因天善尊者通風報信及時,多年以來,不知拯救了多少性命。”

        寧輕淺說到這,靈含煙又緩緩點著頭。

        關于天善尊者,她所知,與寧輕淺幾乎一致。

        “竟然,還有喜歡喬裝成各種模樣通風報信的人。”而石楓聽到她那話,忽然間,覺得那個天善尊者,倒有幾分可愛。

        “不管是不是你們所說的天善尊者,如今人已走遠,我們也繼續趕路吧!”石楓對身旁二位女子說。

        聽到石楓這話,靈含煙與寧輕淺同時點了點頭。

        跟著,三人同時回轉過身,身形一動,隨即再而破空,繼續開始往前趕路。

        這時,靈含煙提議道:“我們一直這樣行于這條天通大道,行蹤必然是不斷曝光,這樣下去的話,那天陰老仙,遲早會追上我們。”

        說著這話,她臉上顯露著擔憂之色。

        其實,人是石楓所殺,其實她是可以走的,就此擺脫干系。

        但靈含煙,不想這樣擺脫。

        還是那句話,畢竟,那件事,因為自己開始。

        “嗯!我們飛得偏一些,靠近邊沿,人也較少。”寧輕淺也說。

        他們三人,一直是沿著這天通神路最中心而飛,所遇人,或者所遇其他種族的生靈確實是多。

        “那便這樣!”石楓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那傳說中恐怖無邊的天陰老仙,自己還不到與之碰面的時候。

        那老家伙,傳聞可是神王九重天巔峰,根本無法打。

        既然石楓都同意,三人飛到的身形立即往左方狂移而去,移向寧輕淺剛才所說的邊沿地帶。

        而石楓,此時此刻靈魂之力已狂然席卷而出,席卷四方,看看有無人跟著自己。

        “九幽震魂印,震!”而就在這時,忽聽得石楓冷聲一喝。

        就在剛才,他的靈魂之力已然感應到,隨著自己三人身形而動,有七個人,也動了起來,顯然,是跟蹤自己。

        “啊!啊!啊!啊……”

        頓時間,陣陣凄厲的慘叫聲不斷響起。

        在石楓強大的靈魂攻擊之下,這七人,只覺一柄巨大的錘子,狠狠地暴擊著自己的魂魄一般。

        只覺自己的魂魄,即將要被那股恐怖的靈魂之力給震碎。

        伴隨著七陣慘叫聲,那七道身影,立即狂墜下方大地而去。

        而也就在這時,身處這片天地的人們,聽到了一道無比冰冷的年輕聲音:“誰再敢跟著本少,魂飛,魄散!”

        聲音,于這片星空之中久久蕩漾!

        聽到這道話語后,其他想要跟隨的其他武者,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沒有任何人,會懷疑那一位的話,會忽視他的警告。

        這尊狂人,可是連印離,都說殺就殺的狠人!

        ……

        不過,那七個受到石楓九幽震魂印的武者,石楓并未震滅他們的魂魄,也并未給他們造成真正的傷害,僅是靈魂痛那么下而已。

        等過一會兒魂印消散,便可以。

        有些人,可能只是八卦一些,所以跟著自己。

        當然,也極有可能哪個人跟著自己后,向那天陰山暗中匯報自己行蹤,換取天陰山給予的好處。

        反正不管如何,靈魂之力席卷之下,石楓已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跟蹤。

        剛才只是警告,若警告無用的話,他真的不會客氣!

        2

        “對了輕淺姑娘,路途險惡,你不用跟我們一起。”

        石楓三人還在飛行之際,靈含煙忽地出聲,對那寧輕淺說。

        一路上,因為先前的稱呼,寧輕淺便一直稱呼靈含煙為含煙妹妹。

        不過,靈含煙卻沒有稱她為姐姐。

        其實,也是很少喊她,偶爾的稱呼,稱她為輕淺姑娘。

        “既已結伴而行,姐姐怎能就此離去。”寧輕淺笑著柔聲說道。

        至于其他多余的話,她沒有多說。

        比如有難同當什么什么,這種話,自然還是不要說的好,如果到時候,真要面對天陰老仙的話……

        望著她的媚笑,靈含煙心中還是不喜歡這個女人。

        不過,她便也沒有說什么。

        石楓的靈魂之力還是狂力席卷,而先前的警告,也確實是挺好用。

        在強大的靈魂之力下,已不見有人再跟蹤自己。

        很快,他們三人,便飛到了這條天通神路的邊沿地帶。

        這邊沿處,乃是一凝固的空間,看著空空如也,但卻如同鋼鐵般堅硬,肉身根本無法進入其中。

        不過邊沿處每隔一段路程,會見到一座飄浮的石碑,石碑懸浮之處的邊沿地帶,都會有著一條通往其它地域的神路,肉身,自然便可飛入其中,飛往要去之地。

        于這片星空之路飛到現在,石楓三人,自然也經歷了多重轉折。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那一則震動天下的消息,自然也于諸神界各地傳開。

        “天陰山傳人印離,據說已被一神秘男子斬殺于天通神路!”

        “我知曉此事!據說,天陰老仙已經震怒,已經率領天陰山所有弟子,殺入了天通神路!

        誓要活捉那個人!”

        “印離都敢斬殺,那等于是狠狠扇天陰老仙巴掌啊!”

        “聽說斬殺印離之人,出自神血圣地!在神血圣地中,身份都極不簡單!”

        “你們說,此次,天陰山會不會跟神血圣地開戰?”

        “難說吧!若真生死之戰,雙方,都必然傷亡慘重,都得不到好處啊!

        但死者,畢竟是天陰老仙欽定的傳人,天陰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先看看天陰老仙殺入天通神路后,能否成功將那人活捉再說吧。”

        ……

        天通神路!

        飛行之中的寧輕淺,手中握著一枚銀色令牌,陣陣銀光,于之閃耀而起。

        一會兒后,她將那枚令牌收了起來,只見那張美艷的面容,再一次變得無比凝重,對石楓說:

        “剛才我得到消息,天陰山已不惜一切代價,不斷于天通神路中,動用空間寶物,于這天通神路不斷穿梭,追向我們這方。”

        “哎!”聽到寧輕淺這話,靈含煙深深一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天陰山真的可能將追上自己三人。

        雖然說,一路行走邊沿地帶,但一路行來,于這邊沿地帶,還是遇到了不少人。

        以天陰山的手段,行蹤徹底瞞過他們,還是不太可能。

        總不至于,遇到的人,全部抓起來。

        也不行,就算抓起來,若真天陰山眼線,以一些奇妙之物,還是可以于那天陰山通風報信。

        反正……挺難!

        石楓,也慢慢擰起,近幾日,心中便一直是不安。

        離仙靈神地,還需要大概二十天的路程。

        這二十天……

        就算在天陰老仙追來之前進入那仙靈神地還是沒用,那天陰老仙,也會追入仙靈神地,來取自己性命。

        “那老東西,該如何擺脫?”石楓暗暗輕喃。

        想去想去,也不知道該如何將那個老東西擺脫掉。

        ……

        “我剛又得到消息,天陰老仙率領的天陰山眾弟子,已離我們越來越近,再以這樣速度,恐怕三日后,便可追上我們。”

        這時,寧輕淺又再開口,對石楓說道。

        能掌控天陰山的行蹤,看來這寧輕淺如今在這天通神路的眼線,看來也是不少。

        “三日!”石楓低喃。

        沒有想到,竟是這么快。

        思來想去,石楓已想不出任何辦法,可與那天陰山抗衡了。

        “萬物之源!”心念一動,石楓又一次試著與體內的萬物之源進行溝通。

        說起來,這家伙說要沉睡,也沉睡有些時日了吧。

        “萬物之源!”一次試著溝通之后,卻未得到那老太爺半點反應,石楓再而嘗試對之呼喊道。

        “萬物之源!”

        ……

        經過多次溝通,那萬物之源還是未有一點反應,跟著,石楓便也放棄了。

        “這家伙,真是越來越不爭氣了。”石楓暗暗說了這么一句。

        “幽冥公子。”這時,只聽那寧輕淺,忽地喊了這么一聲。

        “嗯。”石楓應道,轉過頭望向她。

        見石楓望過來,寧輕淺說:“小女子,也只能幫到這了,接下來,小女子也該告辭了。”

        意思已經很明顯,她,終于打算跟石楓道別。

        對于她的道別,石楓自然沒有什么意外,自然也不會怪她。

        此事,本來就與她沒有任何關系。

        相反,她還幫了自己,為自己,匯報那天陰山的行蹤。

        其實,這也是極度危險的事,若是被那天陰山,被那天陰老仙知道的話,不僅是她,就連她的宗門,恐怕都將遭受牽連,引來厄難。

        “告辭!”石楓點了點頭,對她說。

        “但愿,我們還能再相見。”寧輕淺又說。

        說著這話,面容之上竟流露出了不舍。

        眼前的這個男人,弄不好,這輩子都無法見到了。

        此次一別,基本上,無法再相見了吧。

        一股莫名傷愁的情緒,于寧輕淺心中慢慢升起。

        而緊接著,她會聽到這個男子,對自己說了這兩字,“會的!”

        寧輕淺沖著展顏一笑,跟著,身形飄然一動,往右方飄飛而去,與石楓、靈含煙就此分別。

        而最開始,她一直親熱地喊靈含煙含煙妹妹,之后,慢慢變淡,到的此刻,道別之際只跟石楓道別,已未對靈含煙說一句話語。

        靈含煙也就這樣望著那道遠去的身影,也沒有跟她再說什么。

        兩人,仿若陌路,或許,本就是陌路人……


    本站域名變為  www.oekbcf.tw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