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千大世

    第一章:叩響紀元的鐘聲

        百臨山脈,西寧谷

        紫陽斜躺在大青石上,嘴里叼著一根青草,靜靜地看著蔚藍色的天空,有些發呆。

        數日前,她離去了。

        或許,這一別,便是永遠了吧。

        畢竟,她屬于富饒的城市,而他不過是貧瘠村落一個十六歲的放牛少年,中間隔著的一條溝壑,也許永遠也無法逾越了。

        回憶起過往,紫陽忍不住輕嘆一口氣,有些失落。

        而后,他扔掉嘴里的青草,舉起有些白皙的手掌,擋在眼前,透過指縫隙,遙望著天空上那輪巨大的烈日。

        “堯玉。”他如夢囈般開口。

        這便是她的名字,寓意帝王的姓氏,她是那般出眾,只是他們間相隔太遙遠了,她來自富饒的驚鴻市。

        驚鴻市,為最繁華的城市之一,對他來說,那真是可望而不可即。

        一陣微風拂過,空山曠谷間群草搖動,炙熱的空氣彌漫了一絲涼爽。

        這個時候,紫陽從回憶中慢慢清醒,他并沒有過多沉浸,雖然有些失落,但是他知道就算如何掛戀,他們都已經離去了。

        而這也是注定的。

        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在大青石上坐了起來,望向四野,林木蒼翠,大壑綿延,這大脈間的風景極其壯闊,山川相接,宛若一座屹立在天邊的上古城墻,緊緊的包裹著百臨山脈。

        緊接著,他理了理頭緒,折身站起,從大青石上跳了下來,周圍花草芬芳,四野蒼木林立,這一刻他躁動的心靈不僅漸漸平靜。

        旋即他看了一眼湛藍色的天空,一時間竟覺得有些無聊,于是踏踐著野草,便開始在這片野草間漫無目的的度步

        本來,這個時間,他是應該回去的,只是村子在西寧谷的另一邊,隔著兩座大山川,雖然離村子并不遠,但是往返一次卻也極為不易。

        所以他打算在待上一些時日,讓家里的那頭牲口多食一些青草。

        艷陽耀射,度步間,如丹爐般的山脈,無聲無息,竟起霧了,這在炙熱的晴空下很少見。

        紫陽有些詫異,這天氣炙熱無比,竟也能起霧,不僅讓他好奇。

        霧氣稀薄,由曠谷和密林間升起,彌漫著一股濕氣,像一縷縷薄煙騰上高空。

        而慢慢的,霧靄漸重了,開始向四野擴散,朦朦朧朧,沒過多久便籠罩了大片山脈。

        紫陽皺眉,遠遠的看著,這種變化讓他吃驚。

        因為,這霧靄實在濃郁的過分,如烏云滾滾而動,此刻遠處竟像拉起了一塊天幕,就像開天之時一樣,一片混沌,不僅如此,連那耀射的霞光都被遮掩了。

        這真的很不可思議,霧氣翻滾,本來他還以為是一片霧靄,而現在一看卻像是從天流淌而下的云瀑。

        這是這么回事?他感覺不大對勁。

        云霧繚繞,突然,一道亮光閃起,咔嚓一聲,剎那間自那霧氣中浮現,很刺眼,也很突兀。

        他恍的回神,瞪大雙眼,有些不敢相信,那霧靄之中怎么會有雷光在閃爍。

        然而,這還并沒有完,伴著這一道雷光消逝,下一刻,亮光變得更多了,不斷在里面閃爍,炸響,每一道都很粗大,宛若蒼龍,轟隆間,仿若要劈開天地。

        紫陽眼皮直跳,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內心開始不安,他下意識退后,這霧氣實在不大正常。

        而后,他轉頭看了一眼黃牛,黃牛并未被驚動,依舊啃食著青草,只是突然間,他心頭莫名一跳,竟覺得周圍變得妖異了起來。

        這種情況讓人無法寧靜,難以理解,他思緒萬千,如果說這是自然現象,他還真有些不信。

        因為,這片霧靄怎么看都不像是大自然引起的,而今萬里晴空,他也從未聽說過有哪些地方出現過這樣的情景。

        或者,難道是那傳言,與這脈體有關?

        紫陽居在這大脈,早已聽聞過一些異事。

        有一些喜歡冒險攀山的人就曾在里面見到過一些異象,碧如,山中莫名經文響徹,或者山谷間奇花盛開。

        這是一種詭異的現象,不能解釋。

        紫陽沉思,腳步卻開始移動了,他迅速的走向那頭黃牛,牽上套牛繩就往回走,只想趕緊離開這個詭異而又充滿不確定性的地方。

        村子就在西寧谷的另一側,隔著兩座山川,他猜測,這現象聲勢浩大,翻云滾滾,或許村里的人應該也見到了。

        舉步迅速前行,沿著小道向山腳而去,一路上,他的胸膛砰砰直跳,看著那翻滾的霧氣,實在太恐怖了,才多大會兒,居然跟降下雷劫似的,古怪而嚇人。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腦袋一時有些發懵,他經常來到這片山脈,還從未見過如此景象。

        旋即,他下意識看了一眼湛藍色的天空,如今那艷陽已經被遮掩,大片的山脈被籠罩了,甚至有一些連山巔都看不見,變成了茫茫一片白色。

        此刻,他驚恐萬分,因為同時他赫然發現,那霧靄蔓延,竟在慢慢的向這方覆蓋。

        這是極其可怕的,若是被這等景象籠罩,會不會被劈成焦灰?

        一瞬間他不敢多想,驚心膽顫,努力拉拽著黃牛,就想要撤步奔離,然而卻突然發現,此刻根本不能如愿。

        他心急如焚,眼看霧靄便要過來,那驚天的景象就處在眼前。

        突然,就在這時,“咚”的一聲,一道渾厚的鐘音,不知從何處叩響,自天地間震蕩,古老而滄桑。

        這鐘聲亦是突兀,帶著無形的音波,蕩向四野,直滲透進他的心神。

        不僅如此,隨著鐘聲叩響,這一刻,大脈間也隨之發生變化了,周圍的林木,山川等像是在生長隆起,變得更加翠綠。

        而更讓人驚奇的是,在那山體上,峽谷間竟有一株株花朵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而后迅速生長。

        這實在太過于古怪,紫陽倏地停下腳步,遠遠凝視。

        那是一種很妖異的花朵,獨枝無葉,卻開出三種顏色的花瓣,每一瓣都如薄晶,在這深夏季節,空曠的大脈間不免顯得有些詭異。

        本來,他想仔細觀摩,不過即將籠罩的霧靄,卻讓他來不及思考。滔天巨勢,他惶恐至極,收回心神,便狂拽的牛繩近乎癲狂般向村子方向而去。

        音波彌漫,余音未散,蕩漾在這天地之間,讓人不覺有些沉悶,而那升騰的大霧迅速掩蓋,伴著雷聲,在這虛空中轟轟炸響,大脈間亦是異象連連,奇花盛綻,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紫陽冷不丁的冒出這么一個想法,將自己驚了一跳。

        如果平時想想,或許沒什么,可是現在這種現象,根本無法解釋,倒真像小說里寫的那般,驅雷掣電,古怪而異常。

        或許真的有神仙,他壓撫內心,不然這等異象怎可能是自然狀況,這不符合。

        然而,在這沉思間,一道鐘聲再次叩響,徹動天宇,比之第一道更為渾厚,穿山透石。

        而隨著這道鐘聲響起,山脈間的變化更大了,那三色花朵迅速成長,眨眼間,便有手掌般粗大,根莖筆直,更是長到了差不多一米,周圍的林木山石,也開始變得翠綠而晶瑩,散發勃勃生機。

        只是,鐘聲蕩漾,紫陽卻越發覺得不安了。

        而同一時刻,原本安穩的黃牛,竟莫名間開始發狂,在那里來回躁動,像是受到了某種刺激,要掙脫韁繩。

        突發狀況,讓紫陽有些不知所措,面對這種情況,他慌不擇手,不知如何安撫,于是強行壓著惶恐的心靈,拽著牛繩,想努力使它安穩。

        不過,他終究是太小了,哪里能穩得住一頭成年公牛,拉扯之下,頃刻間,便被黃牛的蠻力拖拽出去近一米。

        而脫離韁繩之后,驚恐的黃牛像是得到了解脫般,迅速向遠處竄去,僅片刻,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紫陽感覺渾身有些疼痛,艱難的從地上爬起,看著黃牛離去的方向,心慌意亂,他直直的矗立原處,有些不知所措。

        今日,真是如同見鬼,望著那如末日般的云霧,他大腦剎那間短路,一片空白。

        叩響的鐘聲,蕩漾悠遠,遠處大片的奇花盛綻,四野間,林木增長,這些種種瘋狂的沖擊著他的心靈。

        此刻,他依然覺得,這所發生的景象,如夢如幻,是那般的不真實,盡管聽聞過一些異事,但依舊顛覆了他所能認知的常理。

        (世間皆有神,何不見此,或超脫至上于星辰裂縫,或冥冥祭土中葬而自生。——《自葬,超脫論》)

    本站域名變為  www.oekbcf.tw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