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千大世

    第十三章:又見棺槨老人

        如今這片山脈真的是一片破敗之地了,奇花泛濫,一些山體被切開,裂成了兩瓣,讓人觸目驚心,以往的祥和可謂早已消逝,現在這里只剩下無盡的兇險了。

        紫陽臉露心傷,在攀過一塊大巖石的時候,他站在上面看了一眼,在那遙遠的邊際線,天與大脈連在了一起。

        此刻,他真的感覺那就是一座屹立在天邊的上古城墻,正將他們緊緊的圍繞著,他們出不去了。

        “哎!”紫陽嘆了口氣,滿滿的無奈,但是路還是要繼續走的。

        這個時候,林虎走在最前面,山路嶙峋,所以為了防止意外發生,他們讓紫陽處于中間,而大河則墊背,這樣可以相互照應。

        在行進途中,他們并沒有遇到什么大的危機,不過路途坎坷,在經歷了剛才的踐踏之后,亂石嶙峋,更加難走了。

        就說一座小山體,平日里哪里費得了多大的時間,然而現在卻有各種巖石與雜木阻擋,不僅走起來十分費勁,而且稍有不慎還會有性命的危險。

        “實在是太難走了,簡直比來的時候險峻數倍不止。”他們翻山越石,小心前行,此刻真的算是體會到了什么叫做步步驚心。

        最后他們躍過一座破敗的山丘,然而不知不覺間,空氣中的溫度卻陡然上升了,并且還夾雜著一陣嘶鳴,讓人胸口不免有些悶熱。

        面對這種變化,三人倏地停下腳步,互相對視了一眼,神色中皆流露出了惶恐。

        這彌漫的高溫對他們來說,或許算不得什么,雖然不知道是從何處散發出的,但還是可以置若罔聞。

        不過那一陣沉悶的嘶鳴卻讓他們忍不住有些發顫,毋庸置疑,如果猜的沒錯,這嘶鳴肯定便是前不久剛離去的兇禽。

        “唔,希望不要在發生什么意外。”林虎憂心忡忡,望著草莽村的方向默默的祈禱了一句。

        他的臉色并不好,蒼白如死灰,顯然如果不是還抱有一絲希望,或許早已崩潰了。

        “我真是越來越感覺現在我就走在廢書房所寫到的那種神話場景里。”大河發出感嘆,看著周圍的景象,只有一種深深的陌生感。

        這片山脈雖然破敗了,但也更加的如夢似幻,由大裂縫噴薄而出的氣流,融入這片暈紅的空間里,變得如星辰海河一般,那棵血紅的巨樹如天火在燃燒,彌漫的三色奇花也越發的晶瑩了。

        不過紫陽與他們卻不相同,他的心思是放在草莽村的上面的

        如今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不管是恐怖的巨禽,還是如潮流般的獸群,都是向草莽村的方向奔去,而且那片騰起的血紅霞光也是在那個方向。

        所以他很擔憂,怕村長爺爺他們出了什么意外,畢竟那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他希望一切安好。

        而后咽了一口唾沫,特們再次前行,翻過一座破裂的山岳之后,他們脫離了這血樹覆蓋的范圍。

        他們矗立片刻,看向草莽村的方向,已經越來越近了,不過那個方向同時卻也讓他們惶恐不安。

        此刻那邊有大片血光騰起,越發的璀璨,雖然還是有數座山岳阻擋,但那沖天光芒依舊掩蓋不住,耀射四方。

        “我怎么感覺那血光處好像就是我們的村子。”望著那血紅霞光,大河忐忑不安,猜測道。

        而同一時間,那邊有大片的嘶吼騰起,震動四野,還有一對巨大的赤羽呼嘯,罡風陣陣。

        “是那頭巨禽和那些野獸。”林虎在一旁,看的也是觸目驚心,毋庸置疑,能引發如此震動的也只有那頭巨禽和那些野獸了。

        只是那邊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些野獸偏偏聚在這血紅霞光之處,難道又是出了什么可怕的東西?

        不過他們卻不敢深入下去,因為如果真是那樣,那就太可怕了,鬼知道又會引發什么轟動。

        “我怎么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村長多半被波及到了。”大河眼皮跳了跳,再次開口,看著那個方向,他心緒難寧。

        而又一次聽到這類的猜測,紫陽和林虎也是沉下了臉,這種猜測完全有可能發生。

        “啊!”不過就在這時,紫陽卻突然大叫了一聲,將兩人嚇了一跳。

        “怎么了?”

        聞聲,大河及林虎兩人瞬間便吸引了過來,他們有些驚恐的看著紫陽。

        不過當發現他只是左手食指被劃了一道小傷口之后,他們不免又松了口氣。

        還以為是什么呢,原來只是被劃傷了,真是驚了他們一跳。

        這一點小傷根本完全算不得什么,對于本就居住在大脈的他們來說更可怕傷口都見過。

        “沒事,礙不了什么事的。”林虎拍了拍紫陽的肩頭,安慰道。

        畢竟他們是看著紫陽長大,雖然礙不了什么事,但是他們還是有些心疼。

        然而相反,紫陽卻不一樣了,一滴血液滴落,他臉色蒼白,只感覺身體像是被抽空,極其難受。

        這個小小的傷口,或許算不了什么,可是就在這剎那間,他竟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疼痛。

        一個小小的傷口怎能引發這么大的痛楚,這實在讓他想不懂。

        不過好在這種狀況并沒有持續多久,片刻間便又消逝了,所以他并沒有說出來。

        他可是大山里的孩子,而且已經十五歲了,這點小傷口若是大喊大叫的話,那就太脆弱了。

        然而就在此時,在三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不知不覺間,一滴血液無聲無息漂浮而起,剎那間凌空虛度,向遙遠的一座長滿三色奇花的小山丘而去。

        在這座小山丘之上,則有一個骨瘦如柴的奇怪老人,正背著一口銹跡斑斑的棺槨,搖晃前行。

        只見,他的每一步都很沉重,軀體更像是萬古不曾活動過,走一步的同時,竟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而那滴血液到此,頃刻間向老人背著的那口棺槨而去,剛一觸碰,血液便徑直沒入了進去。

        就在血液沒入的同時,一切都發生改變了,那口棺槨鐵銹脫離,一縷又一縷的星辰從棺體浮出,再其周圍沉浮。

        那像是一片宇宙,有無數星體轉動,各種星云交織,璀璨而絢麗

        不過那銹跡終是沒有完全脫落,還殘留著最后一層表皮,始終無法顯現最后的光彩。

        不過面對這突然浮現的景象,這個古怪的老人卻忽然停了下來。

        他直直的站在那里,抬頭望著綿延無垠的大脈,空洞而又無神的眸子中,此刻像是生起了一團火焰。

        而下一刻,伴隨著嘎吱嘎吱的聲響,他又轉頭看了看浮現的星海,而后喉嚨處傳來一陣蠕動。

        接著,一道宛若從九幽寒譚下傳來的話語,從他的口中慢慢的說了出來。“終于找到了,尊上,你遺留在世間的道引被我找到了。”

        說完這句話,他邁出一步,剎那間斗轉星移,空間碎片飛舞,場景巨變。

        本來是一座低矮的小山丘,現在卻直接轉換成一座破裂的山岳,而在那最前面還有大片血紅霞光騰起,有一頭巨大的兇禽在空中揮舞,其下方更有無數的野獸在沖撞。

        不過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這個古怪老人的眼前竟還有三個人,一個小少年及兩個中年人。


    本站域名變為  www.oekbcf.tw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