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千大世

    第十四章:始源

        那小少年,看上去差不多十五歲的樣子,長的很清秀,一身簡樸的衣著,短短的頭發看上去十分干凈。

        而這兩名中年男子,則約莫四十五歲左右,*著上半身,皮膚呈古銅色,整個軀體極其結實,如虎豹一般。

        古怪的老人一出現,便凝踏虛空,他望著三人,如同行尸走肉般,直接一步步的向他們走來。

        而顯然,這三人也并不是別人,正是剛從血紅巨樹返回的紫陽,大河及林虎等人。

        此時,他們瞪大雙眼,滿臉駭然之色,惶恐的同時又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不遠處這個突然浮現且背著一口棺槨的老人

        對他們來說,這太突兀了,因為完全沒有一絲征兆,這個老人就這么莫名其妙,憑空的便出現在了這里。

        實在太詭異了,三人皆被嚇了一跳,特別是大河,正靠在大裂巖的邊緣,在這驚嚇之中,險些就跳了下去。

        “這……這是……鬼嗎?”

        林虎雖然強壯,但是此刻亦不住的發寒,一股股的涼氣直往外冒,就連腿肚子都在直打顫,已經快要站不穩了。

        本來他們躲在這里,望著遠處的動蕩,打算觀察片刻后,開始繼續上路的。

        卻不料眼前的這片虛空,光澤閃爍,突然便扭曲了,而下一刻,這么一個古怪的老人就這樣憑空浮現了眼前。

        紫陽胸膛直跳,要說這里最害怕的,就當屬于他了,因為這個老人出現后,空洞而又深邃的眸子竟然直勾勾的盯著他,讓他一陣發毛。

        那老人一步一步的向他們走著,如同骨架,他每邁出一步,骨骼就會隨之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簡直如同地獄走來勾魂使者,讓他們已經冷汗連連。

        “你們兩人應該回到你該去的地方才對。”

        就在即將臨近的時刻,這個老人突然喉結蠕動,發出一陣沙啞的聲音,緊接著,他抬起右手,枯萎的手掌中一片片金黃色的光澤浮現。

        下一刻,他掌心一拍,頓時嗡的一聲,光澤閃爍,瞬間便將大河及林虎給籠罩,一剎那,虛空都扭曲了。

        紫陽看著這詭異的一幕,當即便沒有忍住,腿肚子一酸,直接癱軟在地,硬是一句也說不出來。

        他驚恐的看著,大河及林虎已經不可見了,被無數的光澤覆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不過這并沒有持續多久,片刻間光澤便又消失了,虛空也隨之慢慢恢復了正常。

        然而就在這消逝的瞬間,讓他不敢相信的是,大河及林虎兩人竟也在同一時刻,變得無影無蹤了,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

        紫陽大駭,看著眼前的場景,他久久不能平靜,這怎么可能,兩個活生生的人竟然在他眼前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而同一時刻,他的腦袋突然嗡的一聲,一下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下一刻他冷汗滴落,驚恐的看著老人。

        他想起來了,這個老人不就是昨天夜里在村子外出現的那個古怪老人嗎?

        這是怎么回事,,這個老人怎么又突然出現在這里?

        “你……你……到底……是誰!把……我叔……他們怎么了?”此刻,紫陽心中可謂惶恐到了極點。

        顯然,這個老人在他心里已經不屬于一個人類了,這完全超出了他所能認知范疇。

        然而寂靜無聲,老人就這么直接的走著,如同死人,而且越來越臨近。

        他背著一口棺槨,棺體懸浮,一縷又一縷的星海氣體在其周圍彌漫,神秘而又絢麗,不過這在紫陽看來卻是恐怖無比的。

        他噔噔噔,不斷往后退,時刻拉開與老人的距離,可是老人卻并不停息,一步一步的逼近。

        眼見于此,紫陽心都涼了,如今大河及林虎叔已經奇怪的消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或生或死。

        現在的他大腦可謂一片空白,毫無頭緒,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這山脈真的太詭異了,實在是世事難料。

        本來,眼看他們就要到村子,途中大難不死躲過了一劫,好不容易至此,如今卻又生出這種變化。

        這讓他有些絕望,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了,這片山脈怎么會突然間生出這么多事情與詭異的景象?

        此刻,紫陽已經停了下來,因為沒有退路了,后面是一面斜崖,若是在后退,將會粉身碎骨,

        他戰戰赫赫,吸了一口氣,想要站起來,卻發現雙腿還是軟的,根本沒有力氣。

        “轟。”

        而同時,老人也到了,不過他并沒有像剛才那般,騰出大片光澤,而是反手一抓,直接將身后的那口棺槨給扔了下來。

        棺槨橫沉在紫陽身前,瞬間,他便被棺體所散發出的氣流給籠罩,身處一片若宇宙般的星海之中。

        “你……你……想干嘛?”

        紫陽渾身顫抖,話都說不利索了,他看著老人,內心中只有一股深深地恐懼。

        而老人依舊如此,如同死人般,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只是嘎吱嘎吱的,一步步的靠了過來,

        眼見于此,紫陽終于忍不住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竟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大叫著,側身便要從旁邊跑過去。

        不過,這顯然有些晚了,因為老人已經臨近,并且如同干尸般的手掌探了過來,帶著一股無形的威壓,直接讓紫陽身軀沉重,硬是一步也沒能邁出去。

        “萬物變遷,歲月永恒,在這個即將開始的動蕩紀元里,尊上,是時候叫醒自己了。”

        老人一只手探出,將紫陽牢牢抓住,讓他動彈不得,而另一只手則伸出枯萎的食指直接點在紫陽眉心。

        頓時,那根食指像是有一種無形的吸力,往后移動的同時,一滴鮮紅的血液從紫陽眉心滲透而出,被牽引而上。

        而紫陽自然也是沒能承受的住,在老人手臂探過來的時候,便驚叫了一聲,直接暈死了過去。

        不過說來也奇怪,在紫陽暈過去后,血液被牽引出來時,一剎那,那是清輝四溢,從這滴血液處迸射而出,雖然不是很強,但也印照了這一片小小的空間。

        這種清輝,古樸無暇,近看卻像是包攬了萬物,在演化眾生,就如同凌晨最初的一縷霞光,還彌漫著一種原始的氣息。

        老人將這滴血液牽引出來后,也不停息,緊接著他便又一指點出,向棺槨而去,一瞬間血液直接沒入里面,而與之同時,紫陽也隨之倒下,靠在了棺體身上。

        血液融入,頓時卡擦一聲,一道深深的裂痕在棺槨體表浮現,顯然,那是最后一層鐵銹,此刻正在脫落。

        本來沉浮的星海,此時也變得更加真實了,一顆顆大星轉動,演變宇宙初始,那星云亦是更加透徹。

        而隨著鐵銹脫落,這棺體也開始發生大變化了,本樸質的棺體在迸發金光,一縷又一縷的氣體在流動,如同萬靈之芒,包裹著這片曠地。

        與此同時,體表有一幅幅圖案顯現,與星海交融,在其周圍演化,像是輪回眾生,又像是世間的本質,萬物的源頭。

        圖案共有八幅,每一幅都皆如一個起源的過去,記載著初始初源,綿延永恒歲月。

        反觀,老人只靜靜的看著,雙眼空洞而又無神,不過就在最后兩塊鐵銹脫落之時,他終于有所動容了。

        皮包骨頭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情緒,他看著那里,最后一塊鐵銹脫落,頓時兩個碩大而古樸文字呈現在眼前。

        “始,源。”

        這兩個字,刻在棺體的一左一右,相互對應,看似玄奧于此,但卻并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變化,就像是一個裝飾。

        “咚!”

        然而,就在這時,虛空中一道鐘聲叩響,自天地間蕩漾,古老而滄桑,鐘聲很沉悶,但是銘刻著新生,像是在令萬物復蘇。

        而同一時刻,在遠處沖撞的獸群,嘶鳴的巨禽,伴隨著這道鐘聲,開始紛紛離去了,向血紅巨樹撤離。

        “沉睡了萬萬載的歲月,新的時代終于來臨了。”

        老人靜靜地站在那里,他目光轉移,看向蒼宇,冰冷的話語在他喉嚨間蠕動,而下一刻,他一步邁出,直接消失在了此處。


    本站域名變為  www.oekbcf.tw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