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千大世

    第五章:九大起源之一

        這是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讓所有人不由自主的膽寒。

        這是突然出現的,在這片星星點點的山脈中,沒有一絲征兆,就這么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難道剛才二傻子指的就是這個。”

        紫陽臉色被嚇得蒼白,同時他想起了剛才二傻子說的話。

        但是,仔細辨別卻又不是,因為,那邊那座山丘離這里很遠,怎可能突然就出現在了這里。

        他們屏住呼吸,不敢出聲,靜靜地看著。

        那老人每一步都很沉重,就這么一步一步走著,很艱難,像行尸走肉,沒有一絲生息。

        而且,紫陽看了一下他前往的方向,貌似是往山脈間的那棵巨樹。

        這一刻,他不免覺得有些心顫。

        這百臨山脈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課巨樹屹立在山脈中,是如此的震撼人心,而眼前的這一幕,也著實讓人心底發毛。

        大晚上的,這么一個古怪的老人在這深山里走,實在有些瘆人。

        村里的人真的害怕了,每個人心驚肉跳,脊背發涼。

        這是什么狀況,這算是大晚上的撞鬼了嗎?

        一些人甚至嚇得開始低泣,今日,真是不可言喻,一樁樁古怪異常的事情,在他們這個草莽村附近發生,一次次沖擊與震撼著他們的心靈。

        這一刻,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都靜靜的看著,真怕那老人突然改變方向,向他們這村子而來。

        但是,顯然擔心是多余的,不過害怕卻依舊滲入心底。

        只見,那老人一步一步前行,身體搖搖曳曳,仿若隨時會跌倒,整個身軀,像是萬古不曾活動,每走一步,都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所有人膽顫的同時,又在思考,他從何處而來的,竟獨自在這深山里行走,而且還被背著這么一口奇怪的棺槨。

        只是,他們無從得知。

        時間流逝,慢慢的,終于隨著這個古怪老人的前行,他的身影開始被暈紅吞沒。

        直到這時,人們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而下一刻,他們內心的恐懼爆發了,現在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已經快被沖擊的跳了起來。

        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周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所有人無時無刻不在思考,都想理解這個問題。

        而后,眾人齊刷刷聚了過來,再一次將內心的惶恐,寄托于林峰身上。

        顯然,林峰雖然久經塵世,見過一些怪異的事情,但是同樣亦是毫無頭緒,他的內心與眾人一樣,驚顫,一籌莫展。

        現在唯一的辦法或許只能等待了,也許天明了,可能會出現一絲“生機”。

        而此時,見此情形,林峰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于是他迅速穩神,壓制自己的心靈,安撫大家。

        緊接著,他急忙開口,讓大家聚在一起,一眾往那廢書房而去,在那里等待,天明了再說。

        毋庸置疑,這也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天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

        就這樣,所有人慌慌張張,在村長的帶領下,往廢書房而去。

        他們聚在這個院落,驚恐與擔心的看著脈間的一切,沒有一絲聲音,真怕驚到了什么古怪的東西。

        一瞬間,四野亦變得安靜了下來。

        然而,這一刻,草莽村處于寧靜,可是山脈中卻又開始變得不安寧了。

        有些峽谷,山岳間,竟莫名的開始龜裂,滲透出一縷又一縷如星海般的光暈,水波沸騰,蔓延出一條又一條的裂谷,而這里大片土地已經被巨樹的根須所占領了。

        毋庸置疑,這個世界已經開始不一樣了。

        此刻,在那山脈間,一條崎嶇的小道上,有一個女孩和中年男人,卻視若無睹,正漫步而行。

        面對這驚天的景象,兩人并沒有露出震驚的表情,反而略帶一絲不屑。

        他們穿著一身古服,氣質非凡,行走間輕盈若塵,與這個環境有些不相符合。

        特別是那個女孩,宛若仙女一般,美麗的不可方物。

        這真的不可理解,她看似只有十五歲,卻生的如此出塵,世間罕見,不僅如此,他那玲瓏玉體,凹凸有致,散發清香,亦能魅惑眾生。

        這種氣質在這個世界很少見,鮮少有人能達到。

        而且,她每一步,每一個動作都芬芳玉立,可謂讓人春心蕩漾,就像那初開的花朵一般,能動人心脾。

        這一刻,世間的一切都已經黯然失色了。

        只是,剛前行不遠,這若飄然而來的兩人,便在遠處一塊大裂石上停了下來,而后,只見他們略微驚訝,同時向一個方向看去。

        這個方向,便是那處頂天的血紅巨樹。

        “雪叔叔,你看那個人好奇怪,怎么背著一口棺槨啊?”

        就在這時,女孩眸光閃爍,指著遠處血紅巨樹旁一處低矮的小山丘詢問。

        聽罷,中年男子皺了皺眉,看向那座小山丘。

        隱約可見,在那個方向,有一個老人正背著一口棺槨在其間緩慢而行,他衣著殘破,渾身散發著一種古老而滄桑的氣息。

        片刻后,他頓了頓神,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可能是這個世界的自葬者吧,畢竟天地改變,萬物即將復蘇,或許他們也已經開始蘇醒了。”

        “哦?”女孩轉頭看向中年男子,顯得有些驚訝。

        因為,在她的認知里,這個世界不是還未完全復蘇嗎?那么,這是如何得到的能力,破開那生長出的輪回花。

        顯然,中年男子看著女孩的這番表情,便知道他接下來想要說些什么。

        于是,迅速回答道:“小丫頭,須知,地球乃九大起源之一,如今紀元更換,天地復蘇,始氣被吸取,即將崩碎,而這些人雖然自葬萬萬載,但手段依舊通天,自有辦法出來,而且誰不想捷足先登,早些出來,一奪這最后的機緣。”

        “嗯!”

        女孩托著腮,很好看,他點了點頭,像是有些明白了。

        因為,他們亦是如此,雖然,并不是自葬者,但也是來此星球尋找崩滅前的最后機緣。

        而且,也算是捷足先登吧,因為這天地還未完全復蘇,那座通往那個地方的大門還未開始,正常來說,現在是不應該出現在此的。

        只是,沒辦法,他們那一域有先天大能,直接強行開啟界門,把他們送了過來,為的就是趕在一些人的前面,先行奪取機緣。

        繼而,他們嘆了口氣,收回目光,而后繼續前行,因為對于這種事情,他們并不想過多在意。

        漫步前行,整片山脈星光點點,被一層暈紅籠罩,兩人走在其中,像是凌駕于一片星海之上。

        行走間,女孩突然俏臉一轉,略帶好奇,看向中年男子,又一次開口問道:“哎?對了,雪叔叔,你還記得草莽村的那個紫陽嗎?”

        而這一次,他提到了紫陽,毋庸置疑,這個紫陽便是草莽村中那個十六歲的放牛少年。

        顯然,這個女孩,亦不是別人,正是紫陽口中一直提到的女孩堯玉。

        “記得,如何?”

        中年男子聽罷,漫不經心的問道。

        “你不覺得很奇怪,他根本不像是一個活人,因為,在那里的一段時日,我在他身上完全沒有感受到一丁點的生命氣息。”


    本站域名變為  www.oekbcf.tw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